向日葵app下载安装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2019時尚關鍵詞:可持續發展

【發布時間】:2019-12-13
【來源】:中服網

? ?  如果用幾個關鍵詞來總結2019年時尚行業發展的特點,“可持續發展”一定是其中之一。
  11月18日,知名時尚搜索平臺Lyst的2019年時尚報告正式出爐。通過追蹤過去一年1.04億用戶的搜索,結合1.2萬家網店600萬件產品的銷售數據以及全球媒體和社交媒體的報道,Lyst發現:消費者關于可持續時尚相關的搜索量同比增加了75%,而且有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在專門搜索可持續的材料,比如再生尼龍紗線、有機棉、循環再生滌綸以及天絲纖維等。
  這種趨勢為可持續時尚創造了潛力巨大的市場,同時也為時尚產業鏈上的每一位參與者提出了新的挑戰。
  可持續時尚日漸風靡
  China Sustainability Tribune
  大量研究表明,消費者的觀念已經漸漸發生變化,時尚品牌的可持續性正在成為消費者重要的選擇標準。為此,對于時尚行業而言,進行可持續發展實踐其實不僅僅是保護環境、減少資源浪費的公益之舉,更是推動行業創新、價值創造并打動新一代消費者的重要商業戰略,是自身適應可持續發展潮流的選擇。為此,在日益嚴峻的生態危機以及日益高漲的消費者需求面前,眾多時尚品牌與奢侈品品牌都順勢而為,做出了積極回應。
  單就過去一年的可持續行動為例,也許是2018年12月43家時尚和奢侈品行業的品牌和組織共同簽署的《時尚業氣候行動憲章》——初步目標是到2030年,全球媒體和社交媒體將時尚行業的溫室氣體總排放量減少30%,到2050年實現凈零排放——為2019年的時尚行業奠定了可持續發展的基調,從Gucci宣布供應鏈實現“碳中和”到Prada啟動再生尼龍項目,再到Converse使用舊牛仔褲制作鞋子,以及推出環保“善SHAN系列”……在2019年,可持續發展已經從一個前衛的話題,變成了行業的共識和趨勢。
  翻看2019年媒體的報道,可以發現全球時尚品牌都在加快可持續發展的步伐。比如,在應對氣候危機方面,全球32家時尚企業的約150個品牌共同簽署了《時尚公約》;Timberland承諾將在未來五年內在全球各地種植 5000萬棵樹。
  在循環經濟方面,Prada正式啟動再生尼龍項目,將海洋廢棄塑料、漁網和紡織纖維廢料制作成包袋;天貓官方旗艦店首頁增加了“舊衣回收”入口,打通線上回收服務。
  在環保包裝方面,Burberry取消零售袋的塑料層壓,同時還計劃將廢棄的零售進行回收利用;Weekday與電商包裝服務商合作推出可循環利用的包裝袋。
  在企業社會責任或公益行為方面,開云集團推出奢侈品和時尚行業迄今最全面的“動物福利準則”;Zara母公司Inditex計劃2025年實現原材料100%可持續;優衣庫開展“傳承新生”苗繡項目,鼓勵消費者捐贈舊衣關注傳統技藝。
  在發明環保材料方面,西非最大服裝制造商DTRT與供應商合作生產了一種滌綸織物,其染色用水量比傳統織物染色工藝降低80%;Chanel投資綠色化學品公司 Evolved by Nature,探索更多環保材料。
  此外,2019年還涌現出一批可持續電商平臺,成為了最大的可持續消費領域之一。像德國時尚零售平臺Zalando新增可持續時尚品牌版塊,對符合要求的時尚品牌進行了匯總;專注于可持續品牌和古董服飾的電商平臺Canyon Goods,出售符合有機、回收材質、公平貿易等篩選原則的可持續產品以及古董服飾交易;美國高端百貨公司Nordstrom推出可持續商品專欄,該品類下有2000余種商品,方便消費者查找購買。
  另外,也有一批專門圍繞環保和可持續的時尚創業公司出現。
  需要做的還依然很多
  China Sustainability Tribune
  雖然,過去的一年時尚行業加快了行動,采取了各種各樣有意義的可持續發展舉措,但在今年5月的哥本哈根時尚峰會上,大家還是得出了令人擔憂的結論:時尚行業解決問題的速度還不夠快。雖然有越來越多的品牌紛紛承諾,要加大力度減輕對環境和社會的影響,但是這些改變的速度仍然無法抵消商業對地球造成的負面影響。
  評估時尚產業社會責任、可持續發展進程的最新報告《時尚產業脈搏》(Pulse of the Fashion Industry)顯示:2019年,時尚產業的可持續發展改革進程有了減緩的趨勢。
  時尚產業可持續進程評分“Pulse Score”(百分制)從38分升至42分,與2018年上漲6分的成績相比,增長速度減緩了三分之一。眼下,可持續發展毫無疑問地成為了全球共識,但是就如何更好地達成目標,時尚行業依然面臨著非常復雜的難題。
  首先,時尚行業缺乏邁向更可持續商業模式所需要的工具以及資金。開云集團曾公開表示,雖然他們此前設定了到2025年將其環境影響降低 40% 的目標,但現有解決方案只能完成目標的一半。時尚業公司需要朝著新的、更為循環的運營方向前進,在實現這一目標所需的技術上投入更多資金。
  目前已經有企業開始利用技術來解決行業可持續發展問題,例如,Stella McCartney 和谷歌開始聯手解決時尚行業的環境數據缺口問題。在利用金融手段幫助解決行業問題方面,Prada與法國農業信貸集團也簽署了奢侈品行業的首筆與可持續發展相關的貸款。但是,在宏大的可持續發展目標面前,這些創新事件還遠遠不夠。
  其次,時尚行業面臨著更多實際操作方面的問題。比如,為了保護動物權益,目前包括Gucci、Versace、Michael Kors、Burberry等在內的多數奢侈品牌都已宣布停用動物皮草。但有業界人士卻指出,動物皮草其實比人造皮草更可持續,因為人造皮草中的大量纖維同樣取自不可再生資源,并且要花費數百萬年才能完全降解,而相比之下,動物皮草只需要幾年便可生物降解。
  為此,宣布棄用皮草的時尚品牌在實踐中究竟該采取哪些具體措施和工具來減少碳排放,才能抵消使用動物皮草對環境造成的影響,是奢侈品行業面臨的一大考驗。或許,唯有進行材料創新才是解決這一爭議的關鍵。
  另外,有機棉花被認為是一種更可持續的面料選擇,但由于與傳統棉花相比具有產量少、成本高等特點,這使得有機棉農在與企業型農場的規模經濟競爭中缺乏韌性,進而妨礙了有機棉的普及。
  第三,顧客購買意愿與購買決定之間存在鴻溝。根據2019年4月電商個性化與零售AI平臺Nosto對英國和美國的2000余名消費者進行的在線調查,52%的消費者希望時尚產業變得更加可持續,但如果品牌按照可持續的方式生產產品并收取更高價格時,只有29%的消費者愿意為此買單。
  因此,盡管消費者日益要求品牌更具可持續性,但這仍然不是推動他們做出購買決策的因素。事實上,對普通消費者來說,最大的考慮因素仍然是款式和價格。雖然可持續發展是大勢所趨,但想讓消費者改變購買決定,還需要改變人們對可持續時尚的認知,同時也需要企業通過技術創新等降低制造成本。
  同時,該調查還顯示有45%的消費者很難分辨出哪些時尚品牌是真正致力于可持續發展的,這也是阻礙消費者做出購買決策的因素之一。為此,報告建議時尚品牌要加強信息披露、加強溝通,支持消費者輕松、便捷地識別可持續產品。
  第四,時尚品牌可持續行動決心與雄心不夠。以快時尚行業為例,雖然眾多品牌已經開展了舊衣回收、可持續采購等舉措,但是仍然面臨很多質疑。其原因就在于,很多快時尚品牌在一邊倡導舊衣回收的同時,還在大規模生產更多服裝,產生更多能耗,浪費更多資源。快時尚追求新、快的商業模式與可持續發展要求耐用的屬性之間存在沖突。
  而且,快時尚品牌的舊衣回收利用率通常不高,回收來的舊衣物有很大一部分最終還是被銷毀、填埋,這也讓很多環保主義者懷疑品牌的“動機”是為了營銷宣傳,還是為了實現可持續發展。
  此外,也還有諸多品牌的可持續項目僅停留在概念階段,或者推出的僅為限量版產品,規模較小,對環境和社會的影響力非常有限,更像是一種品牌的宣傳策略。總之,面對需求下行以及商業模式本身存在不可持續因素,快時尚的自救無疑會是一個痛苦而漫長的過程。
  第五,對于可持續時尚系統性認識不足。可持續時尚不是單一環節上的選擇,而是一個需要積極構建的生態圈。可持續時尚涉及材料的源頭、設計、生產、運輸、消費以及回收等全生命周期。目前對于可持續時尚系統的認知還存在不足,很多人甚至存在誤解。
  此外,時尚作為一個與文化密切相關的行業,它的推動也需要在可持續消費宣傳與傳播上努力創新,需要時尚產業之外的更多組織機構的協力合作。因此,推動時尚業可持續發展需要系統考慮,多方合作。
  未來,要想真正實現時尚行業的可持續發展,時尚品牌們還需要打破常規,表現出更大的雄心與決心,找到一個適合時尚行業自身特質的可持續發展之路。




聲明:以上 文章收集整理自互聯網,并對有明確來源的內容注明出處,如果您對本文版權的歸屬有異議,請聯系我們,電話:0571-87214196!一經查實,我們會立即整改!